全国工业和信息化科技成果转化联盟

联盟智能平台

联盟合作活动-展会

    
          
  • 中国(绵阳)科技城国际科技博览会-第六届科博会9月举行 2018年中国500强企业高峰论坛陕西举办 2018年上海工博会第二十届中国工业博览会
  •              
  
  

当前位置:首页 > 从GE数字化业务大调整看工业互联网未来


扫描二维码,分享此文章

从GE数字化业务大调整看工业互联网未来

供稿: | 2019/1/14 0:00:00

 2018年,工业互联网依然是制造业数字化转型中最热的话题,“工业4.0”、“中国制造2025”这些制造业的热门话题在热度上已经明显让位于工业互联网。

  工信部官网信息显示,从1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互联网先进制造业”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指导意见》以来,过去一年里,国务院和工信部发布了12项有关工业互联网的文件,平均每个月都有一个文件出台,涉及顶层设计、发展规划、示范项目、实施方案、专家团队等多个方面。政府不可谓不重视,然而政策的效果仍有些云里雾里。

  不到两年,ofo这类典型互联网企业就可以完成一个盛衰周期,共享出行行业就可以从百花齐放到大局已定。但对于工业互联网而言,尽管冠以互联网之名,从GE 2013年正式推出工业互联网平台Predix至今将近5年,仍然处于萌芽阶段。对于制造业而言,转型不可能一蹴而就,对于发展水平复杂参差的中国制造业尤其如此。

  观点繁多的讨论,颇有些把一切工业领域的数字化技术都装进工业互联网篮子的态势。而针对工业互联网本身的讨论,有时候又让人在繁复的概念面前忘了工业互联网只是工具,并非目的,创造价值才是目的。

  先驱和后来者仍在探索,这个市场仍没有明显的主导者。

 

阿里强势入局

  2018年,工业互联网的先驱GE仍然身处困境,股价跌破7美元,陷入谷底。三季度,因计提收购阿尔斯通的商誉减值损失而巨亏228亿美元。困境中的GE聘任了史上第一个外来的CEO,他上任后的第一个大动作就是拿数字化业务开刀。12月13日,GE宣布成立一家独立运营的公司,专注于工业物联网软件业务组合,这个公司的资产就包括大名鼎鼎的Predix平台,新公司将由GE全资控股,但拥有独立的品牌、管理和董事会。消息公布当日,GE股价跳涨7.3%。

  西门子的工业互联网平台MindSphere则稳扎稳打,终于要进入中国市场。7月,西门子宣布与阿里云达成合作,阿里云将为MindSphere在中国提供基础设施服务。而包括广州明珞、华润电力在内的西门子传统业务客户正在与西门子合作开发工业App,显然,他们将会成为中国版MindSphere的首批用户。

  6月,知名咨询机构Gartner发布了首份工业物联网平台魔力象限报告中,其中在执行能力(纵轴)和前瞻性(横轴)上都位居第一的公司是一家不太为外界所知的公司:PTC(参数技术公司),这家以CAD、PLM等工业软件产品起家的美国公司,在2015年收购Thingworx平台后开始全面转型进入工业物联网。PTC与GE曾有深度合作,业内的一个说法是,PTC为Predix初期的开发起到了OEM供应商的作用。

  新领域的玩家也在开始发力,即将卸任的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在多个场合谈论“新制造”,阿里云也在8月发布了面向工业的ET工业大脑开发平台,互联网公司对制造业的理解尚未得到制造业界的认可。

  马云认为,新制造是制造业和服务的融合,新制造业的竞争力不在制造,而在背后的思想、体验、感受及服务。对此,国家工程院制造业办公室主任屈贤明公开回应称,这与我国国情不符,要成为制造强国,关键在制造业本身。离开了制造,所有的服务、感受、体验都是空谈。

  工业互联网平台的逻辑并不复杂,收集数据、分析、反馈、执行、创造效益。但具体执行中,两个环节能否做好甚为关键:第一,面对复杂多样的工业现场总线协议,数据并非如消费互联网一样容易获取,如何做好连接层至关重要,它既需要必要的传感器、通讯设备,也需要相应的软件开发;第二,平台本身能否快速部署,方便易用,是否有便于开发的模块,能否将通用功能快速复制,能否尽快在工厂落地?满足这些需求,既需要了解工厂需求,也需要平台的设计和开发能力。

  目前,工业互联网仍然在初期,GE并没有出局,阿里也还没有完全入局。业界对概念讨论已经厌倦,打造出真正创造价值的平台,实现肉眼可见的落地效应,才是未来的重点。

  GE在2018年底独立其数字业务无疑是过去一年工业互联网领域的标志性事件,工业互联网先驱GE从遇挫到转型的过程,也是业界对工业互联网从不明觉厉到去伪存真的过程。

  关于新公司的业务,GE公告表示,将整合GE现有的工业物联网解决方案,其中包括工业互联网平台Predix,以及包括资产绩效管理 (APM)、Historian、自动化 (HMI/SCADA) 、制造执行系统、运营绩效管理、GE发电集团的数字业务和电网软件解决方案在内的其余数字和软件业务。

  其客户也将更为聚焦,GE公告表示,新公司将以现有的12亿美元软件年销售额和全球工业客户群为基础;为资产密集型行业提供软件服务,聚焦发电、可再生能源、航空、石油和天然气、食品和饮料,化学品,消费品和采矿行业。

 

先驱为何遇挫

  2013年,GE率先推出Predix平台,成为此后几年此起彼伏、玲琅满目的工业互联网平台竞相模仿、关注的对象。GE希望打造面向工业的开放平台,吸引第三方开发者和客户入驻平台,创造出生态效应,然后通过提供、运营面向工业领域的云平台来盈利,业界也惯常将其比喻为工业安卓。从云技术架构来看,Predix提供平台服务(PaaS),往下需要与提供基础设施服务(IaaS)的厂商合作,往上需要寻求第三方开发者来开发软件服务(SaaS),GE自己也提供SaaS服务。

  没有人否认数字化对传统工业、制造业转型的巨大推动作用——通过搜集、分析数据来提高产线效率、对设备做预测性维护、降低能耗、改进设计等。工业互联网平台作为连接现场设备和开发软件应用的中枢,其重要性也不言而喻。GE作为百年工业巨头,前瞻性地提出工业互联网概念后,追随者众多,GE并没有选错大方向。

  但GE的工业互联网业务开展得并不顺利,一直持续投入,始终未能盈利,自身业务之外的生态也不活跃。纵观其五年历史,此次的转型相比最初的设想,其变化主要有两点:其一,平台从开放到聚焦;第二,希望去除GE色彩,变为独立公司。

  这两点转变反映了GE作为一家工业公司,在拓展工业互联网业务时面临的困境——工业巨头主导的平台很难跨出本行业。多位来自企业、学界的专家都向《财经》记者强调,工业互联网的关键是行业知识的数字化。工业领域的数字化更看重垂直的行业知识,而非水平的通用平台。

  GE自身作为工业公司,在其有积累的领域,行业知识加上软件开发能力,可以开发出符合用户需求的软件产品;而在其不熟悉的领域,则希望通过Predix平台吸引第三方开发者来开发,并合作卖给有需求的用户。

  正是由于工业企业的核心在于行业知识,普通的第三方不具备开发核心工艺相关软件的能力,只能开发通用功能的软件;而具备开发核心工艺相关软件能力的企业,因为担心其知识产权有泄密风险,并不愿意在第三方平台上开发。

  GE最大的竞争对手西门子有着与GE不同的思考。其CEO凯飒在今年3月接受《财经》记者专访时对比了工业互联网与消费互联网,表示在消费互联网领域,消费者往往有相同的需求,譬如都想知道天气信息,因此互联网公司追求扩展性和规模化。但工业都是垂直的,生产手机和生产巧克力完全不同,垂直化的工业体系中,应用也是垂直的,因此工业云平台上的应用软件生态不会发展得如消费互联网一样庞大。

  对于工业企业搭建的平台,即便在其擅长的领域,出于对核心工艺和数据的敏感性,其平台也难以覆盖到竞争对手。随着工业互联网的概念逐渐深入人心,大公司都会自己开工业云平台,或者选用中立方的平台。这一问题在西门子推广其MindSphere平台时同样存在。一家国内风电公司高管就曾对《财经》记者表示,不会选用西门子的工业软件和MindSphere平台,因为西门子与歌美飒成立的风电合资公司是其重要竞争对手。

  这样的背景下,GE数字业务如今的转变看起来就合情合理:Predix的平台定位本身没有变化,但是其业务实践将更加聚焦到已有的客户,即公告中提及的发电、可再生能源、航空、石油和天然气、食品和饮料,化学品,消费品和采矿行业。并在品牌和运营上更加独立,淡化GE色彩。

  事实上,西门子一直在采取这种策略。MindSphere在中国的客户,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广州明珞、使用西门子燃气轮机的华润电力等,都是西门子此前的客户。

  GE工业互联网的挫折与GE的业务结构也有关系。ABB总裁史毕福在今年7月接受《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工业互联网需要感知、分析、行动三个环节, GE与ABB最大的区别在于GE没有控制能力,好比医生诊断出病人得了肺炎,给出了治疗建议,GE就到此为止,但ABB还能继续实施治疗建议。

  这一区别的背后正是业务结构的差别——ABB和西门子拥有GE所不具备的工业自动化业务。具体而言,在离散工业领域,西门子的工业控制业务全球第一,ABB第二;在流程工业领域,ABB第一,西门子第二。

  硬件业务结构的短板限制了其Predix平台的客户基础,因为相比GE的主营业务,以PLC软件为代表的工业自动化产品更加通用,客户基础更广。在数字闭环上,缺乏工业自动化产品意味着GE欠缺执行部件,需要与其他公司合作。

  不过,在面向工业客户的通用产品方面,GE强在软件产品,GE也在公告中强调了其过去20年作为制造执行系统(MES)供应商所积累的经验。

 

工业互联网的未来

  归根结底,没有哪一家公司能够独自满足客户对工业互联网的全部需求。平台固然重要,但它无法独自为客户创造价值,这意味着工业互联网市场比然存在复杂的竞合关系。

  一方面,传统面向消费互联网的互联网公司入局工业互联网已经蔚然成风;另一方面,PTC这类传统的独立工业软件公司目前是工业互联网市场最活跃的公司。

  阿里、腾讯这类互联网公司入局的优势首先在于其独立性。工业巨头的竞争对手们担心入驻其工业互联网平台会有数据安全问题,对互联网巨头而言这个问题要容易解决得多。此外,互联网巨头在云基础设施服务能力、算法开发能力、资金能力上都比工业巨头更有优势。尽管如此,工业数字化的核心依然在于行业知识,互联网巨头若想提供平台和软件服务,首先需要理解工业客户与消费客户的不同需求。当然,如果他们只将自己定位为底层的基础设施供应商(IaaS),那就另当别论。

  PTC这样的独立工业软件公司则一方面保证了中立性,另一方面比互联网公司更加了解工业客户需求,有更好的工业客户基础。在今年6月高德纳(Gartner)发布的首份工业物联网平台魔力象限报告中,仅有的三家被评为“远见者”(第二象限)的公司中,有两家是有工业客户基础的软件公司:PTC和SAP。

  但他们的业务里同样欠缺硬件执行设备,因此,需要与硬件自动化厂商深度绑定,合作提供完整解决方案。PTC今年6月接受了美国自动化巨头罗克韦尔10亿美元股权投资,即是基于这方面的考虑。

  值得一提的是,GE和西门子都未入选,Gartner表示,这是因为二者都不具备本地部署能力。而在市场培育初期,出于对数据的敏感,是否具备本地部署能力、能否将平台部署在私有云上是许多企业考虑的关键因素。

  西门子数字工厂集团全球CEO Jan Mrosik对《财经》表示,本地部署方案应由IaaS服务商来提供,MindSphere可以调用这一功能,此前AWS不提供本地部署方案,但微软Azure可以,这也是西门子与微软Azure合作的重要驱动力。

  GE与西门子类似,在IaaS服务方面,都是先与亚马逊,后与微软达成了合作。今年7月,GE宣布与微软达成史上最大合作伙伴关系,计划在Azure上部署Predix平台。而微软相比亚马逊,有着更好的传统工业客户基础。

  此外,还有如埃森哲、IBM这类兼具软件开发和咨询业务的公司,也在以系统集成商的角色介入工业互联网市场。

  一方面是不同背景玩家的介入,另一方面是工业客户垂直复杂的需求。工业互联网平台的竞争,目前还没有出现如个人电脑、手机操作系统那样的局面,即两三个巨头垄断绝大部分市场,并且未来也不会重现这种局面,而是会呈现出彼此联合、竞合兼具的态势。

  ABB首席数字官乔瑞、蒂森克虏伯前CEO赫辛根都曾对《财经》记者表示,未来不会只有一个平台接管一切,不同的客户可能会有不同的平台,有的可能使用工业巨头的平台,有的可能自己开发,但是需要保证不同平台之间能够互相连接,互换数据。